您当前的位置:中国财经资讯 > 健康

“中医药文化传人”程智慧

2022-03-17 13:19       来源:网络      
摘要:

文/李良苏 段凯月

书画家程智慧,在多年的艺术生涯中,不断地研究中医药发展历史和学习中医药知识,十年偏居一隅奋笔创作,完成前无古人的旷世大作——200多米长卷巨画《中医药源流图》,填补了中医药文化的空白。

人们称赞他是:“中医药文化传人”。

立志献身中医药文化传播事业

一个阳光灿烂的春日,我们走进程智慧位于京西永定河畔的画室。

今年六十出头的程智慧,中等个头,气宇轩昂,精干而洒脱。也许,由于长期栉风沐雨外出采风和书法绘画创作劳累,他过早地谢顶。 但他那学问深厚、技艺超群、洞察一切大师们特有的明亮而充满睿智的目光,给人留下难以磨灭的印象。

我们与程智慧,首先从他热爱中医药文化和创作《中医药源流图》 的初衷拉开话题。

“儿时,当我在小学课本和连环画上,”程智慧回忆说,“读到扁鹊、华佗、张仲景、孙思邈、李时珍等古代中医泰斗治病救人的神奇故事,有说不出的崇敬和向往。我真希望自己长大后,做一个像他们那样的人。”

另外,还有这样的一件事,使程智慧很是难忘。

程智慧出生在山西运城临猗县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。他们村庄紧邻着黄河。

他经常这样自豪地对人说:“我是喝着母亲河的水长大的。”

是他十岁的那年春天,他们家乡一带突然爆发了一种怪病。人得了这种病上吐下泻,高烧不退,要不了两天就没命了。他有好几个小学同学,因患这种怪病而去世。县里紧急抽派防疫医疗队前来救治。 可患者仍是有增无减,疫情一时难以控制。

这时,从省中医院派来了一位老中医。老中医查看患者的病情后, 在村口支起一排大锅,熬了几大锅草药汤,让人们饮用,有病治病, 无病强身,疫情迅速得到控制。

这让程智慧感到很是神奇。从此,他热爱上了中医,在心里立下 了一个愿望:在学校里努力学习,长大后当一个手到病除的好中医。

可是命运的使然。长大后的程智慧,没有当上治病救人的郎中, 却走上了书法绘画的艺术道路。

“我上四年级的那年,”程智慧说,“一天,我们村里的砖瓦窑, 突然来了一位三十多岁的‘城里人’。大人们传说这个城里人是犯了错误的“右派”,下放到我们这里劳动改造。后来,我又从大人们口中了解到,此人姓刘,人们称呼他‘大刘’”。

程智慧接着回忆说:“砖瓦窑处在村里的大道旁边。我上学、放学后打猪草或下地干活,经常路过砖瓦窑。我常常看到‘大刘’,一 没事就坐在那儿画画或写毛笔字。大刘写的毛笔字,比学校里,教我 们美术老师写的毛笔字,要好看和有劲多了。大刘不但毛笔字写得好, 而且也画的好。他经常拉住我和一群小伙伴们给他当模特。他三下两笔,眨眼功夫,一个活灵活现的人物就落在纸上,而且画谁像谁。这 令我感到很是稀奇和羡慕,觉得大刘是个有才华、了不起的人。于是, 我一没事,就到砖瓦窑看大刘写字画画。常常看得入迷,母亲不叫我, 我不回家吃饭。也就是这样一来二去,我和大刘渐渐地熟悉了,成了好朋友。”

一次,大刘得病住院。程智慧知道后,经父母同意,拿上当时家里仅有的十个鸡蛋,顶着烈日,步行二十多里路,前去镇上医院看望。这让大刘很是感动。病愈出院后,大刘主动找到程智慧,要教他学习书法和绘画。

程智慧感激地说:“在我书法绘画的道路上,大刘是我的启蒙老师。”

多年后,在北京的一次艺术交流会议上,程智慧与失去联系多年 的“大刘”相逢。直到这时,他才知道大刘的真名叫刘格山,原来是工艺美术界著名大师、时任中国工艺美术协会民间美术专业委员会副 主任及秘书长。

刘格山热情地紧紧拉住程智慧的手,久久不愿放开。他回忆起自 己当年错打成右派下放改造岁月时说,当时他新到一地,举目无亲,又得病住院,情绪非常低落,几次连想死的心都有。当程智慧提着十个鸡蛋,跑这么远的路前来看他,让他很是感动。他知道当时的中国 农村普遍贫困,许多农民家里养鸡下了鸡蛋,自己常常都舍不得吃, 而是卖钱后,给家里换盐打酱油和给上学的孩子买作业本。他说,也就是这十个鸡蛋,使他打消了轻生的念头,重新振作起来。他决心把自己满肚子的学问和一身的才华,传授给像程智慧这样心底纯洁而善良的农家孩子,帮助他们成才和走出贫困。同时,也算是他为国家培养人才,为社会做出自己的一点贡献。

程智慧人小心灵、勤奋好学,在刘格山科学而严格的指导下,书 法绘画学习进步很快。他第一年就基本掌握绘画和书法的一般知识, 第二年就能独立在墙上写大幅标语和画毛主席像,成了当地小有名气的画家和书法家。

也正是程智慧出众的书法绘画才能,被到他们家乡征兵的部队首长看中。1974 年底,他被部队特招入伍。

参军后,程智慧被分到政治部门做文化工作,因工作出色,被推 荐到西安美术学院深造,师从国画大师刘文西。

进入大学,程智慧如鱼得水。他立刻被老师刘文西为首的奔放写实“黄土画派”画风所吸引,并成为其中的一员。随着勤学苦练,不断磨砺,他的书画技法有了突破性的提高。从而,也奠定了他写实主义的绘画风格。

在美院一次国画作业选题中,他在图书馆查阅资料时,偶然看到 一篇有关中医药现状的新闻报道。文章中写到,中医药是中国的国宝,在世界医药市场上,却被个别一些对中医药只懂得点皮毛的国家,占去了风头……文章最后分析说,这主要是我们对中医药宣传重视不够, 多年来,一直是零星的碎片式的宣传,没有形成系统化,更没有让世 界更多的人们,对中医药有深刻的认识和了解。

正是这篇报道激发了程智慧强烈的爱国心,重新点燃起他儿时对扁鹊、华佗、张仲景、孙思邈、李时珍等中医名家的崇敬,对中医药文化的热爱。

也就是从这时起,他立下了一个远大志向:毕生向世界宣传中医药文化,用自己手中的画笔,绘一幅涵盖五千年中医药发展历史的《中医药源流图》长卷。

他曾把自己的这个想法,告诉老师刘文西。

刘文西老师称赞他:后生可畏,祝他成功!

多年刻苦学习中医药知识和筹集创作资金

生活往往就是这样:理想虽然很丰满,但现实却很骨干。

此时的程智慧,经过解放军大学校的培养和美术学院的深造,已 经成熟起来。他心里清楚地知道,自己要完成《中医药源流图》这样 的巨幅画卷,将是一个非常浩大的工程。

“当时,我面临这样两个不可逾越的难题,”程智慧回忆说,“首 先是我对中医药发展历史缺乏了解,对许多中医药知识更是一张白纸; 再就是创作需要外出考察采风和收集大量的素材资料,是很费钱的事,我两手空空,没有任何的财力作保证。”

困难,没有吓退程智慧。他理想不灭,勇敢面对,埋头从各方面, 一点一滴默默地进行积累准备。

他从零起步,在不断苦练磨砺书画艺术的同时,多年来,他先后认真熟读了《黄帝内经》、《本草纲目》、《伤寒杂病论》、《金匮要略》、《千金要方》、《医宗金鉴》等近百部医药经典著作。从一个中医药学的外行,变为内行。他对五千年的中医药发展史中,涌现的扁鹊、华佗、张仲景、孙思邈、李时珍等众多的中医名家生平事迹和典故了如指掌。他对多个经典名家名方熟记于心,俨然成为一个学识深厚的中医药文化专家。

在为给《中医药源流图》创作筹集资金,程智慧可以说,费尽了心思,吃了不少苦头。

程智慧大学毕业的时候,所在部队撤编。他就地转业,分配到一家国营印染厂,担任染化工程师。可是,没有多久,国家印染行业整顿,他所工作的那家印染厂停工,所有员工发生活费在家待业。这突然的工作变故,别说给所要完成的《中医药源流图》筹集创作资金造成极大的困难,他个人生活都成了难题。

息工期间,为了生活,也为了给创作《中医药源流图》筹集资金, 程智慧曾下海打工。他熟悉网印技术、以网印技术专家的身份,开设网印技术培训班;担任过书画院院长;先后被厦门大学、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等学校聘为美术老师;还卖过字画,自己还办过企业等。

“当时,凡是能挣到钱、能为创作《中医药源流图》筹集到资金,再苦再累的活,我都不放过,都去干。”程智慧说。

他接着说:“在一些人的眼里,我们书法绘画,拿着毛笔或画笔, 这里写写,那里画画,表面看起来很是轻松。其实,书法绘画创作, 要踏破铁鞋到处收集素材,要苦思冥想进行创作构思,费心费脑,常常是吃不下、睡不着,连走路都在想问题,很是心累。在某些程度上 来说,所付出的体力,不比重体力劳动者少。”

程智慧知道,自己要创作完成《中医药源流图》,将是一场漫长 的中途不能停歇的“马拉松长跑”。他预测,抛开收集创作素材等其 他不说,仅作画,至少需要七八年或更长的时间,甚至要穷尽自己的 一生。身体健康与否,体力能否坚持下来,也将是成败的关键。

平时,他加强身体锻炼,练习八段锦、太极拳、刀技、剑术。他 的刀技和剑术,可以与专业运动员相媲美。人常说“人老先从腿上老”。 他为了保持腿力,减缓衰老,几十年如一日,走路始终绑沙袋。我们 到他家采访的那天,看到他走路,腿上仍然绑着沙袋。有付出就有收获。今天已经六十六岁的他,走起路来,仍像年轻人一样,轻松、麻利、快捷。

多年来,程智慧在苦练书画技法的同时,辛勤攻读中医药发展史 和中医药知识,千方百计为今后创作筹集资金和锻炼身体。在他五十 一岁那年,闭门谢客,推掉一切社会活动,全身心地投入《中医药源流图》巨幅画卷漫长的创作之中。

“传承不泥古,创新不离宗”

在创作《中医药源流图》一开始,程智慧就给立下“传承不泥古, 创新不离宗”的规定和原则。他把这句话写在纸上,贴在自己的案头, 随时抬头都可以看到,始终牢记和严格遵守。

自伏羲制“九针”,神农尝“百草”,黄帝著“内经”,中医药发 展上下五千年,博大精深、源远流长,名医大家宛如灿烂群星,各种 典故更是层出不穷。在程智慧创作的《中医药源流图》中,有数百个 人物,近千个典故。创作中,他最大限度地尊重历史,精益求精,做到真实。

在创作大唐时期“王涛孝母疗疾图”时,程智慧起初构图的背景是富丽堂皇厅堂,其母卧床不起,王涛站在母亲床前,恭敬给母亲喂熬制好的汤药。初稿出来后,他看到王涛母亲苍老憔悴与背景不相映 衬,没有表达出创作之初,自己所构思预想的那份生动和感人。

为此,程智慧走访名家,查阅资料,几番斟酌,反复推敲,最后 省略繁杂的背景场面,紧紧以王涛年轻有为,勤奋好学,任职国家藏书馆长期间,博览群书,编著《外台秘要》为主题,画面重点突出表 现他爱母尽孝,行跪拜大礼双手端热汤药为母呈上。而身为富贵人家 的母亲,面容慈祥盈门,内心表露出喜悦。整体画面简约明了,母子 呼应生动感人,也体现了中国孝道文化之亮点。

为了寻找和掌握第一手素材、激发自己的创作灵感,程智慧曾多 次只身在扁鹊行医的秦越大地、张仲景的故乡南阳、华佗出生的安徽亳州、孙思邈的故乡陕西耀县、李时珍曾采过草药的湖北蕲春山野等,他流连忘返,深入采访。

每到一个中医大师的故乡,他总是热情走访当地的原住民,仔细 观察和认真研究当地人的面容长相、身材特点、服饰装扮、生活习惯等,仔细寻找和挖掘各种细节,作为绘画创作的参考依据。

本着对历史和受众的负责的精神,程智慧对《中医药源流图》中 人、物、景,甚至一桌一凳、一草一木,都最大限度地还原历史。

在全画的布局上,他运用自己多年研究中医药发展历史和丰富的中医药知识,立足当代,上溯远古,厚积薄发,古今结合,精心构思。 在创作中,他做到了然于胸,有条不紊、一笔不苟,用新格式、新笔 墨、新意境,为源远流长、博大精深的中医药文化树碑立传。

在《中医药源流图》创作中,程智慧特别注重创新和给画面注入思想。 他强调说:“好的字画会说话,都有自己的思想。否则,画家也只是个‘画匠’;书法家,也仅仅是个‘写字匠’。”

所有看过程智慧《中医药源流图》的人,都说,他画中的一山一水、一草一木、每一个人物和每一个情景,都融入他深深地情感和一 种对中华传统文化的自信、一种无法让人忽视的民族精神。同时,也 充分显示出他天生的禀赋以及对中医药文化热爱和深厚的学识。

十个冬去春来,十度花落花开,多少个夜半灯火到天明,几经山 穷水尽,又几经柳暗花明,程智慧以命相搏,奋笔作画。他终于在六 十一岁时,完成 200 多米《中医药源流图》巨幅长画的创作。

十年,对一个人来说是那样漫长,又是这样短暂。

谈到十年创作的艰辛,程智慧感慨地说:“人生只要有梦想,就 会不惧困难,充满活力,勇往直前。生命是一个过程,更是一种坚持、 一种毅力。人生的任何收获,都不是巧合或天上掉下来的,而是坚持 不懈努力的结果。”

“《中医药源流图》属于祖国”

《中医药源流图》是中国美术史上第一部全面反映中医药发展历 史和歌颂历朝历代中医大家的巨幅长画。

作者程智慧依据《中国医学通史》、《易经》、《周易》、《黄 帝内经》等著作文献以及上古以来相传的中医药经典故事,以丰富的想象力,倾注众多医学家、药学家、艺术家、美学家的心血,以中国 画工笔白描写实手法,创作出 200 多米长卷巨画,展现了中医药产生、 应用、发展、成熟的光辉历程。

整个画卷依照时间顺序,严格按朝代划分,共分为四大部分:一 是上古时期,原始社会,夏,商,周;二是春秋战国、三国、魏晋南 北朝;三是隋唐、两宋;四是辽夏金元、明代、一直到清朝前中期。

画中描述了岐伯、黄帝、扁鹊、华佗、张仲景、葛洪、孙思邈、 李时珍等 100 多位各个时期的中医大家;《黄帝内经》、《伤寒杂病论》、《金匮要略》、《千金要方》、《本草纲目》、《医宗金鉴》等 60多部医药经典著作和"神农尝百草"、"伊尹制汤药"、"虎守杏林"、"扁鹊见蔡桓公"、"神医华佗"等 120 多个典故及经典中草药 100 多种。特别是整个画卷中,人物栩栩如生,典故真实生动,写实中有写意,叙事中有抒情,艺术氛围浓厚,画面更是精彩纷呈。

《中医药源流图》得到了国家版权局、中医药管理局等权威单位 及著名中医药专家、画家的高度肯定与认可。好评更是如潮,人们称《中医药源流图》是二十一世纪初年中国美术界的一件大事,是宣传 颂扬中医药文化的扛鼎之作,极具有历史价值,艺术价值,文化价值 和收藏价值。

自古书画不分家。更为可喜的是,程智慧是国画大家,书法也是 一流。他在画中的各种题字,给整个画卷锦上添花。书画合一,这又 大大提高了《中医药源流图》的收藏价值。

国内外许多大款富豪,纷纷找到程智慧,愿出巨资收藏《中医药 源流图》,但都被程智慧一一婉言谢绝。

国外一位亿万富豪得了新冠后,在西医束手无策、无法治愈的情况下,他改用中医药治疗,仅用了几个疗程,就彻底病除。从此,他 对中国的中医药格外相信和崇拜。他亲自打电话找到程智慧,要收藏《中医药源流图》。而且开出的条件非常优厚,他让程智慧自己开价, 并愿意承担程智慧十年作画的所有费用,而且买画的钱,另外再做商 定。

程智慧仍然不为所动,婉言谢绝。

程智慧为了创作《中医药源流图》,十年来没有任何收入。他花光了自己多年来所积攒的最后一分钱。有几次,他都快到了山穷水尽、生活难以为继的地步,硬是东挪西借,艰难地挺了过来。

有人替程智慧惋惜,说他不应该错过,这样豪爽大方的买家。

程智慧坦言:“是的,我现在很需要钱。但《中医药源流图》,无论出多少钱,我都是不会卖的。”

采访中,我们问程智慧,当时,他是怎样想的?

程智慧平静地说:“人们常说,艺术没有国界,但艺术家有自己的祖国。当我画完《中医药源流图》的最后一笔,从画案上直起久弯 的腰杆时,我心里就坚定地认为,它已不再属于我,而是属于祖国。”

屋子里一下子安静的落针可闻。透过程智慧画室的阳台窗户,我 们看到滚滚东去的永定河,飞架在河上空的铁路桥上,不断有高速列车奔驰而过。

程智慧可以说,“不鸣则已,一鸣惊人”。在他的话语里,我们明 白了,十年来,他举一己之力和身家性命,费了那么大的力,吃了那 么多的苦,完成《中医药源流图》的创作。支撑着他的,是对祖国对 中医药文化深深地爱。

国家关于促进中医药传承发展的意见发表,把中医药工作摆在更 加突出的位置,吹响了新时代中医药传承创新发展的号角。这给程智 慧以极大的鼓舞。为更好地宣传弘扬中医药文化,他成立了“北京地 之力文化交流公司”。

目前,他正在寻找一个靠谱出版公司和赞助单位,尽快将《中医药源流图》第一版,在国内公开出版发行。

然后,他等积攒到一定的资金,将带着《中医药源流图》和公司 团队,到“一带一路”沿途各国进行巡展,宣传中医药文化。让更多 的人认识了解中华文明的瑰宝——中医药文化;让博大精深高超的中 医医术和中医药神奇的疗效,为世界更多的患者解除病痛,为呵护人类的健康再放异彩。

联系人:段凯月

联系地址:北京市房山区长阳镇长景新园小区22号楼一单元1002室

邮编:102400

手机号码:15011361602

QQ邮箱:871637181@qq.com

免责声明:“中医药文化传人”程智慧一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与中国财经资讯无关。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